学校要闻

校庆日〡让我们一起回忆建校初期的故事吧

来源:新闻中心责任编辑:王天亮发布时间:2020-08-01浏览次数:1308

编者按:

  八一农大办学62年,其中有45年是在密山裴德度过。那片故园圣地,是农大人魂牵梦绕的兴校起点、念兹在兹的精神源头,恰如一句爱的表达语:“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今天是学校建校六十二周年,让我们怀着对历史的敬畏之心,对变迁的好奇之意一起走进历史得长廊,回忆建校初期的日子。我们相信,时间长河中的过往物象,如薄雾般轻盈的古色新颜,自可激荡起观者的心底波澜,进而展现农大所属时代的精神风貌,以及大学校园的缤纷壮美、日新月异。

    让我们一起回望昨天,踏寻学校跋涉的足迹。

    让我们一起走过从前,坚定迈向明天的步伐。

密山老校区,摄于1998年

  林木葱茂,山地逶迤,夏季接天青翠,冬天千山暮雪。黑龙江省东部密山市裴德镇附近的这片奇山秀水、旷野平原,是农大人逞才摛藻的广阔天地,是八一农大边疆办学四十五年的故园。

  马克思曾说:“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

  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是在十万复转官兵开发北大荒的历史大潮中应运而生的。1958年春,根据中央军委和国务院的统一部署,在农垦部的直接组织下,十万余名复转官兵从四面八方浩浩荡荡地汇聚到位于祖国版图东北角的“北大荒”,掀开了北大荒开发建设史上最为壮丽的篇章。


■ 艰苦创业,宏基初奠(1958—1965)

  1958年4月12日,农垦部部长王震将军在密山县火车站前为复转官兵们做动员讲话。主席台右侧的标语牌上王震将军亲笔写的诗:“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英雄奔赴北大荒,好汉建设黑龙江。”

  我校退休干部章士奎当时就站在人群中亲眼见证了历史时刻,他回忆说:“1958年4月12日凌晨,我从青岛海军学校来到北大荒。那时的密山是铁道兵牡丹江农垦局所在地。正好那天王震将军也来到密山,于是,我们在密山火车站前聆听了王震将军的指示。他穿着整齐的上将军装,对我们讲了北大荒垦区开发建设的设想,并激励我们要立志艰苦奋斗、献身农垦事业,为屯垦戍边做出贡献。”

  为适应大规模开发建设对人才和科技的需要,原国家副主席、时任农垦部部长的王震将军主持创建了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亲自兼任第一任校长。

  学校校址选在了黑龙江省东部边陲的密山县裴德镇北的一处山脚下,这里原是日本侵略军遗弃的旧兵营,后来曾办过两所规模很小的农业学校。学校初建时,仅有从原来的农业学校接收的5名教师、8栋旧平房、4台天平、24台显微镜以及5000册可供参考的图书资料,办学基础极为薄弱。

1959级学生早晨跑操出校门

  大学校名是学校的招牌、对外的“名片”,也是承载其历史传统、文化理念、精神气质、品牌形象的最重要载体之一。1958年10月30日,农垦局在农大召开积肥运动现场会,王震发表现场讲话说,北大荒沉睡了多少年,在我们这伟大的时代,要把“荒”字去掉。要把肥沃的荒原变成良田。农学系八班要我给农大命名,还要有共产主义的涵意,同志们,叫“八一”农大行不行?“八一”是英雄的日子,这支军队一产生就是共产主义的,我们军队是英雄的,光荣的,用“八一”来命名就是要农大保持和发扬我军的光荣传统。农大要培养共产主义战士,办成共产主义第一所大学,学员学习应该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耕地就是课堂。三年学习后,应全面掌握农业科学知识和机械技术知识。我们要培养又红又专的农业生产的多面手。

  1959年5月,学校正式上报农垦部,要求将学校校名定为“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同年6月,经国务院教育部批准,正式命名为“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校名题字由王震亲自书写。?

  学校初建时,虽由农垦部投资办学,但党政工作被划归为设在密山的铁道兵农垦局直接领导,因而取名密山农垦局农业大学。“红透专深”的口号成为当时的校训,四个醒目大字横贯在挂着校牌的办公室上方。这一珍贵的历史旧照曾出现在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英雄战胜北大荒》的纪录片之中。

师生亲手建校园

1958级部分复转官兵学员在学校大门前合影留念

  1958年8月初,从垦区招收的第一批学生1200多人陆续入校,其中90%都是转业军官。8月25日正式开学,初设农学、农机、农经、畜牧四系并四个专业。学生们一入校,就和教师干部们一起投入到开荒、生产、建校等各种生产劳动中。学校附近的青年水库就是师生们修建的。

王震看望修水库学生

新生入学

  1958级农业经济管理系学员林中浦回忆:1958年7月初的一天,我所在连队正在开展劳动竞赛,指导员对我说,垦区极需培养农技人员,还成立了一所大学,首批学生是在农场内部招,根据规定,考生必须由基层推荐,政治条件是必须是在劳动中表现优秀的,并且年纪较轻,又有一定文化程度的,支部决定推荐你报考,不知你愿意不愿意去?我马上说:“谢谢组织关怀,我非常愿意去。”

  考试的那一天非常热闹,人很多,几乎是清一色的黄军装,有的还带着军衔。考试只有三门课,语文、数学、化学。我是高中毕业生,很快交了卷,感觉考得很好。几天过后通知我被录取,与其它单位赴校的同志一起到裴德农大报到。  

1959级农机系学生进行油泵实验

农学1960级学生农场麦收实习

牧医1960级学生在养鸡场

农管学员去菌厂途中

  建校之初,生产是第一位的,没有生产就没有生活,没有生活就谈不上办学。

  1960年,学校转入正规,由半工半读劳动建校转向农垦部部属的全日制大学并招收应届高中毕业生,除原有的农管系各专业外,又增加农学、农机、畜牧,园艺等系和专业。这时,仅靠原有的试验田地的面积远不适应教学需要,急需一个实习农场。

  学校决定在东裴德开荒建设实习农场,任务交给农管系农机运用专业的两个班,1961年开始,学生分批分组先后轮流进入开荒现场。每组十余人,全部是斯大林-100型拖拉机进行机耕作业,昼夜不停。

讲评会

田间授课

学生室外学习讨论

学生树荫下复习

基地办学搭帐篷

  1962年8月,553名农管1958级学生毕业,他们是垦区大学培养出的第一批毕业生,而同期入校的另外近400名学生,从入校第二年起就陆续被抽调到全国各地支援生产建设。

  1958级学员张培勋回忆说:我们在荒地上清除杂草,搭起马架子,铺上晒干的野草,大通铺:支起简易灶房,自己拾柴烧水做饭。每组人员分成清障和机械作业两部分,用板斧砍除小桦树和灌木,大一些的树用钢丝绳套住后用拖拉机连根拔掉。用我们所学的知识和技能,熟练的操作,耕翻的黑土像蛟龙飞舞滚滚向前。“天上的白云飘,地上的五花草,拖拉机的轰鸣……”田野里回荡着我们的歌声,那是一种难得的大自然的享受,苦中有乐,其乐无穷!

1962年5月7日,王震校长(后排右四)与教师干部代表在校门前合影

  1962年5月7日,王震来校听取汇报后指示:“我们办一个学校,不是为办学而办学,而是要用现代化的农业科学去武装农场……起示范作用,起指导生产的作用,这是符合高教六十条的精神的。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与生产劳动相结合,这是党的教育方针所确定了的。你们学校一定要按这个精神来办,办农场要一代一代办下去,你们学校也要这样长期办下去。”

校史馆珍藏的我校第一枚校徽

  退休干部刘翔回忆:“ 1960年代初,我和教务处副处长李连祥去北京向王震部长汇报学校工作,顺便为师生制作校徽。我们找到一家金属加工店,但只能带料加工,制作5000枚校徽需要6斤红铜,于是连夜电告学校,一周以后学校捎来了6斤铜,都是各种各样的铜钮扣、铜钥匙、铜丝、铜锁,还有一些废旧电器上拆下的铜零件……我校的第一枚校徽,红底儿的是教师干部的,做了一千枚;白底儿的是学生的,做了三千枚。”

1964年,农机系首届毕业生合影

学校第五届运动会,子弟校代表队入场

1965年,学校举办国庆文艺汇演,教职工排演节目

1964年秋,农机系老师上山打柴草

田间运动会

主楼前播种

小麦田间实验

麦收质量检查

显微镜观察

  学校非常重视实习教学环节在学生德智体全面教育中的作用,从1961年起到1964年,学校不断地积累了实习教学的经验,这种实习教学越到后来越成为有规律性的活动。学生们说,由于在生产实习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亲自动手干了很多技术工作,生产实际向他们提出了很多问题,都需要通过学习专业课程来解决。这就使学生后来的专业课学习目的比较明确,学习的自觉性比较高,而且因为有了实践经验,学习时也觉得十分亲切,钻得深,钻得透,记得牢,收效大。

冬季校园

1966年秋,农大家属区里的孩子

老校区幼儿园 

   1961年来校医院工作的宋桂清医生回忆说:“建校初期,农大院里小孩屈指可数,可是经过了十几年,就生出一代人来!这些生龙活虎、天真烂漫的孩子们,给校园增添了许多欢乐的气氛,真令人振奋啊!工作虽然是辛苦些,但是患者的需要和满意给我带来了无穷的快乐。一个个新的生命经过我的手来到人世间,如今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已经是北大荒建设的骨干力量,对我来说,这也可以算是为学校、为北大荒做出了一份贡献吧。”

学员在操控电话交换机

果园席地讨论

航天化学灭草 

学员集合准备上山扑火

教师干部清扫校园

  那是个拓荒创业的年代。在艰苦的办学条件下,八一农大师生牢记王震校长的教诲,发扬解放军的优良传统,继承“抗大校风”,边建校边学习边生产,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使学校初具规模并逐步走上了办学正轨。八一农大最初的几届毕业生被分配到全国各地垦区,为我国农垦事业培养了一大批急需人才。

青年水库游泳比赛

  建校7年后,1965年9月,农垦部党组在给中央农办的报告中对学校是这样描述的:从破兵营平地创业,白手起家,经历了艰难困苦,克服了无数困难,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不正规逐步走向正规,已成为农垦事业具有相当规模的培养技术人才的基地。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在黑土地上扎下了根并开花结果。


■ 文革冲击,逆境求存(1966—1976)

  “文革”期间,学校的发展受到了巨大冲击。1971年学校被撤销,由于教师干部们的极力争取,1973年得以复办。期间,校名先后两次被更名为“军垦大学”“东北农垦大学”,后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农垦大学”。1976年兵团撤销。校名又改为“黑龙江农垦大学”,直到1978年10月,原“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校名得以恢复。改革开放以后,学校稳定发展,不断壮大,成为了黑龙江垦区的人才培养基地和科技创新基地。

1973年,第一届工农兵学员入校

工农兵学员进楼上课

  1973年春季,第一批“工农兵”大学生入校,以后又陆续招入三届学生。这四届学生都是从农场选拔推荐上来的,尽管年龄差距较大,文化层次参差不齐,但许多人都是经过生产劳动锻炼的,都有一定的生产技能。被选送到大学来学习,他们都很珍惜这个机会,学习也很努力,经过努力拼搏,后来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成为了各行业的技术和管理骨干。

农机1975级学生引水上山

农机1975级学生在生产基地办学搭帐篷

实践教学

1970年代,学校运动会广播体操表演

  1973级校友马凤鸣回忆说:“当时我们三分之一的时间都用在了劳动上,大家在地里抢收庄稼、搬运粮食,一干就是一整天,汗水夹杂着泥土,一个个都是满身泥汤,就连同班同学走到对面都认不出来。正是这样的经历支撑起了我以后的人生,以后的困难与挑战再辛苦再艰难也不及当年。感谢母校培养了我坚毅的性格,没有当年的辛苦,我也不会一直坚持走到现在。”

老校区毕业聚餐

  八一农大精神是图书馆里珍藏的代表荣誉的校史,是摆在众人面前的一张张金光闪闪的奖状与证书。它更体现在那些从农大走出,并且继承弘扬农大“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务实求真、负重致远”精神的一代代学子身上,他们是引领农大精神的最鲜活的旗帜。

第七次党代会

第八次党代会

第九次党代会

第十次党代会

1964年10月,第五届学代会

第七次团代会

  从1958到2002年,学校共召开12次党代会和6届教工代表大会。这些重大决策性会议,对学校的发展都起到了非常关键的推动作用。一代代农大人凭着坚韧的心气,在发展征途上一棒接一棒地把使命和责任传递下去。

为了你们翱翔蓝天的梦想,我们一直俯首大地耕耘!

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建校六十二周年,

全心全意种好中国粮!

 (参考资料:《八一农大校史》、《黑土学魂》、《八一农大报》、

《我们的队伍像太阳》、《裴德峰下花开时》)

图片来源:新闻中心 校史馆

撰文:王天亮